我们仍处在天然气黄金时代
2015-12-21殷丽

  

会议现场

中海油能源研究员陈卫东先生展望国内非常规油气田开采的未来

  (博燃网编辑现场报道)2015年的中国天然气年鉴,几件大事一定要记录在册。
  4月1日,存量气与增量气门站价格并轨,并试点放开直供用户用气价格,天然气价格改革完成“破冰之旅”;
  7月1日,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宣告投入试运行。这意味着,我国重要资源产品之一的天然气市场化改革迈出了关键一步,也为日后形成天然气市场的“中国价格”奠定了基础;
  7月7日,国土资源部网站发布新疆石油天然气勘查区块招标公告,上游勘探领域长期由国有石油公司专营的局面有望被打破;
  11月20日起,年内天然气价格二次调整,非居民用天然气最高门站价格每立方米将下调0.7元,显示出了国家尽快减轻下游企业用气成本负担,稳定经济增长的决心。
    在11月26-27日举行的2015年(第三届)中国天然气行业市场化发展大会上,诸多业内专家学者就多个问题展开探讨。
  天然气发展面临最好时机
  本年度针对天然气领域,如此密集的政策与动作,显示了国家对天然气价格改革的决心。
  自去年以来,国际油价一路下滑到目前的40美元/桶,天然气供应提升,但是随着经济增速的放缓,天然气发电与工业用气步幅放慢,需求下降,天然气市场陷入低迷状态,天然气逆替代出现,天然气行业面临挑战。
  但在能源消费中,天然气在世界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在提高,地位日益突出,西方专家认为21世纪是天然气的黄金时期,从统计数据看,近20年来,世界天然气消费量年均增长2.33%,比石油高1个百分点,全世界2014年天然气消费量达3.38亿方,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例占24%,预计2035年要占到29%。
  随着冬季天然气消费高峰的到来,中国天然气产业结构的调整,从环保层面来讲,天然气是当之无愧的最清洁的能源,符合国家的低碳能源政策。另一方面,天然气价格年内二次调整,尤其是本月非居民用天然气最高门站价格下调0.7元/立方米,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下游用户的积极性,增大天然气需求量,有利于能源转换。
  对上游供应商积极性而言,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政策研究室发展战略处处长唐廷川认为,从短期来看,会影响上游企业的经济效益,使其可持续发展性受到影响,减少进口气或者生产气,对用气紧张状态有不好影响。但唐廷川同样认为天然气下一步会得到快速的发展,对于提高居民生活水平和减轻环保压力,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因此国家一定要研究出台鼓励供应和利用天然气的政策措施。
  页岩气——常规油气的救星
  中海油能源研究员陈卫东认为,美国在2011年之后,石油产量大幅增加,得益于页岩气革命之后的致密油产量增加,2011到现在5年时间,美国致密油产量,每年增加5000万吨,相当于每年增加一个大庆油田的产量。美国已经替代沙特阿拉伯成为机动生产国,由于美国页岩气储量与开采量加速增长,中国近年来在美国油气领域的投资超过500亿美元,但是至今没有从美国市场获得一滴油一立方米天然气,我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能源消费国、石油进口国、资源投资国,怎么应用咱们自己的市场优势,提高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是一个重要课题。陈卫东还提到,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引发该国下轮投资热潮——回归要被放弃的常规油气田,用非常规的手段去开发,拿出剩余的80%的油气。笔者相信,这应该是他对国内非常规油气田开采的一种展望。
  让市场的回归市场
  中国石油管道学院教授刘伏生认为,目前天然气价格仍主要靠政府定价,对于市场反应相对之后,与替代能源挂钩的计算方法导致天然气自身的环保价值得不到完全体现,同时,这种联动机制的不及时性使得在某些时候天然气的经济性倒退,也严重影响了天然气市场的推广。《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提出,2020年天然气消费占比要达到10%以上,升至3600亿立方米,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通过改革理顺价格行程机制,用市场的力量调节资源的配置。对于本月非居民用天然气门站价格的调整,刘教授认为这对于上游生产企业来讲,是压力,但是上游生产企业要将现实的压力转换为降低成本的动力,抓住目前国际LNG价格相对低位的现状,用低价现货冲淡长约高价。
  管网独立开放
  对于近期热议的管网独立开放问题,唐廷川处长认为,战略性长输管道要独立出来,对天然气发展有很大影响。首先,长输管线费用庞大,普通公司难以承担;其次,管网公司独立,生产企业考虑到在哪个地方生产就在哪里销售,不用长输运输,对客户使用不利;第三,安全监管也是难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