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依赖中东石油是个战略弱点
2011-3-4
中东政局持续不稳,前景堪忧。这对西方——特别是美国——来说是个地缘战略问题。
中东起伏不定的动荡局面也暴露了中国、日本、印度、韩国及其他亚洲主要经济体对海湾石油的严重依赖。在埃及街头爆发长达18天的抗议后,独掌大权30年的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于2月11日辞职。但在人们日益担心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会推高油价、甚至可能导致重要的石油供应路线被中断之际,这对消除外界的忧虑几乎没有什么作用。
中东原油超过3/4出口亚洲
位于伊朗和阿曼之间的霍尔木兹海峡是进出海湾的唯一水路,被美国能源部称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石油生命线”。
2009年通过霍尔木兹海峡运输的石油日流量平均达到1550万桶,约占全球海上石油交易的三分之一。伊朗曾威胁说,一旦美国或以色列攻击伊朗核设施,它将关闭霍尔木兹海峡。
海湾地区超过75%的原油出口流向亚洲,而不是西方。很多运载石油的巨型油轮跨越印度洋,穿过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海峡,前往东南亚和东北亚的炼油厂。
如今亚洲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自2010年9月以来,在亚洲能源需求不断上涨和依赖中东进口石油等多种因素的作用下,油价上升了25%令通胀进一步加剧。
中国对进口石油需求猛增
包括新加坡在内,所有进口石油的亚洲经济体都被中东的事态发展所挟持,其中尤以中国为甚。
中国的大多数石油来自中东和非洲石油出口国。在过去10年里,中国对石油的需求——主要用来支持国内交通运输系统——增加了一倍以上,国内产油量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因此,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石油净出口国变成了现在的石油进口大国,2010年进口石油占到总需求量的55%。其中一半来自中东地区,30%来自非洲,几乎所有的进口石油都要经由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海峡。
意识到这些海峡对中国及其他使用者的战略重要性,沿岸国家——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增加了对海上通道的监管力度,以保证国际运输的安全。
预计到2035年,中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将达到72%。
目前中国已经是继美国和日本之后的世界第三大石油进口国。
但从2005年以来,美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在逐年减少。随着国内产油量的增加、生物燃料和液化煤产量的增加以及能源使用效率的提高,预计到2035年美国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将从2009年的51%跌至45%。
此外,美国的进口石油主要来自自己所在的西半球,邻近的加拿大为其提供超过23%的进口石油。2009年美国仅有17%的进口石油来自海湾地区,另外有22%来自非洲。
中国正竭力确保能源安全
对中国来说,对进口石油的依赖性快速上升是一个战略弱点。石油供应现在是关系到本国外交和国防政策的重要问题。
随着中国竭力确保自己能够从中东和非洲获得源源不断的石油供应,它和努力倡导非能源利益的美国的摩擦日益加深。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中国能源问题专家埃丽卡·唐斯表示:“事实上,华盛顿面临的风险是中国对进口石油的日益依赖会促使中国把石油供应放在首位,而不是优先考虑人权、核不扩散、善政廉政等国际问题。”
中国正在增加境外石油产量,分散供给方,在国内努力提高能源使用效率,扩大可再生能源和核能的使用,并向美国学习建立战略石油储备。其目标是到2020年储备8500万吨石油——相当于90天的石油进口,远远高于2009年的14天。
从负面影响来说,中国对能源安全的渴求正扩大到亚洲近海地区已知或潜在的海上油气地带,而日本和一些东南亚国家也宣称对这些地区拥有主权。在日益强大的军力支持下,中国的行动将导致冲突爆发的可能性大增。